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看着西索那危险的目光,阿图姆差点就以为西索会在后面把主考官打伤是因为自己的建议了。

“第二场猎人考试,现在开始。”

月影清辉之下,主考官克劳德当场是宣布了第二场猎人考试的开始。

“在这片森林里,有一种只会在月光的照耀下才会盛开的花,而你们这次的考试内容,就是在明天早上太阳升起之前采集到这种花交给我。”

“现在,你们可以走了。”

克劳德说完便是躺在了刚刚坐着的大石头上,仰望着皎白的明月,大口大口地喝着美酒。

而周围的考生被克劳德出得考题给难住了,除了知道他口中的这种花会在月光下盛开之外,别的清报没了。

无论是花的名字,长得什么样,还是它会在什么时间段盛开等等都没有。

更何况,森林里的夜晚可不会太平,毒虫猛兽,魔兽,大部分都是夜间出没捕猎的。

在得知了第二场考试的内容之后,面对被黑暗笼罩的森林,一些实力不足的考生开始联手,都在想着要怎么样才能够完成任务。

阿图姆与西索对视了很久,直到所有的考生都是进入到了森林中之后,阿图姆才是瞬间遁入了森林里。

西索在阿图姆离开后,也是直接追了上去。

克劳德感觉到阿图姆与西索的气息离开之后,他才是翻过了身体,看了一眼阿图姆与西索离开的方向。

“刚刚,他应该是有把注意打在我身上。”

克劳德所指的“他”便是西索了。

紧随着阿图姆身西索,一下子就落在了阿图姆的前方,同时杀意澎湃地再次对阿图姆出手了。

以西索的念能力来说,森林是极为适合他的主场。

心中的战斗与杀戮欲望,已经无法抑止,看着轻松地就躲过了自己的攻击的阿图姆,西索兴奋得全身都颤抖了起来。

“来吧,来吧!让我们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吧!”

西索的笑容已经是近乎病态,无论阿图姆是打算和自己聊什么,西索都决定先打上一场再说,如果阿图姆或者自己还活着的话,再聊也不迟?

阿图姆知道这一场战斗不打也要打了,换作自己还是在流星街时的实力,阿图姆没有绝对的把握,但是现在,西索对他的危胁并不大。

“我不会杀了你,我可是很期待你和库洛洛的战斗。”

站在树干上的阿图姆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手上便已经是出现了一把黑色的陌刀。

西索被阿图姆戳中了内心中的欲望,目光变得十分危险,看着摆出了战斗姿势的阿图姆,西索笑道:“你是能看穿我的内心想法吗?”

“只是依据我对你的了解而做出判断而已。”

阿图姆否认应道。

“在我的念能力面前,你的念能力根本起不了多大的作用,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

借助夜色的遮掩,西索现在已经是在森林中布置下了等待猎物送上门的陷阱,就等阿图姆一脚踩进去了。

但是,阿图姆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话音刚落的时候,阿图姆的身体周围出现了十个巴掌大的一千转气圆斩。

这是他打算用来切断西索的念能力,伸缩自在的爱的连接点而做出的准备。

与阿图姆前两次的碰面,第一次西索知道阿图姆手上那黑色的物质有着能磨灭自己的念的特殊效果,比较克制自己。

而第二次碰面,西索知道了阿图姆还有一个诡异的幻像能力,这超乎常理的念能力,西索想到了一个解释,那就是阿图姆可以使用别人的念能力。

阿图姆使用出的幻像念能力就是最好的证明。

当然,西索也不排除其它的可能性,但是那种情况几乎不可能。

制定好了作战计划的西索,快速地甩出了三张扑克牌。

而阿图姆则是操纵着十个气圆斩向着西索飞了过去。

西索那三张扑克牌被阿图姆直接切成了两半,随后掉在了地面上,西索的攻击这么简单地被阿图姆给破解了。

但是,阿图姆的攻击还没结速,十个气圆斩直奔西索而去,但是非常奇怪的是,阿图姆的攻击并不是攻击西索的要害,而是他的周围。

发现了阿图姆的意图的西索,心里想道:“被识破了吗?”

在西索的周围已经是被他用伸缩自在的爱精心编辑了一张大网,就差阿图姆主动近战的西索,见此只能是无奈退走,拉开与阿图姆的距离,因为在前面,他实在是找不到可以突进,接近到阿图姆的机会。

在阿图姆的视野范围之外,西索的背上黏着一根伸缩自在的爱。

夜色之中,被西索用“隐”隐藏起来的念,很难被完全发现,但是阿图姆的主要目的也只是逼得西索与自己拉开距离而己。

西索的念能力,无论是主动进攻还是被动反击都被他运用得十分出色,但是也同时限制了他,只能是适合近距离作战。

因为拉得太长的话,伸缩自在的爱的爱是会断的。

但是阿图姆却不一样,百米之内都可以说是阿图姆的攻击范围,中远距离的作战足以让西索吃尽苦头。

无法接近到阿图姆的西索,纵使他是有千般万种手段,他也无法使出来。

西索被阿图姆是逼出了三十米开外,如果是平时,这点距离西索一跳就瞬息而至了,但是现在他是正在与阿图姆战斗,阿图姆可不会任由他接近自己。

十个巴掌大的气圆斩逼得西索看向阿图姆的时候,阿图姆就像是一个刺猬,极难下手。

更可况现在阿图姆的身体周围,又出现了五个巴掌大的气圆斩以防意外发生。

与阿图姆的这一战,可以说是西索一直以来的战斗中,极为憋屈的一场战斗。

以不变应万变的阿图姆就稳稳地站在那里,西索利用伸缩自在的爱的弹性,以极快的速度在各棵大树上移动,但是他始终无法进入阿图姆三十米内的范围之中。

无论他是移动到那里,阿图姆那最外围的那十个气圆斩都如影随行。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