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夜,雾浓得化不开。

无风,灰亮的水面上却荡开一圈又一圈涟漪。

墨色海草在涟漪的漩涡里,飘飘荡荡反转往复渐渐散开,慢慢露出一张白得刺眼的脸庞,一张女人的脸庞。

女人双目轻合,唇角微扬,在水面浮沉不定。

女人的脸突然近前,瞪大双目张开口唇,鼻子额头几乎贴在了何芷的脸上。

何芷猛然惊醒。

眼前一片漆黑。伸手摘下红丝绒眼罩,眯眼盯着面前坐椅靠背,心脏依然剧烈地悸动着。

伸手摸脸,冰凉湿漉的感觉,掌心似乎能看见细小的水珠。如此真实的梦境连续几天出现,搅得她心情忐忑不能安眠。

“请问女士有什么能帮到你吗?”

金发碧眼的空姐弯下纤细的腰肢,关切的目光落在何芷沁出细密汗珠的鼻尖。

何芷摇头表示感谢,拉起掉落在胸前的线毯,严实地围在下巴上。

这里是国际航班头等舱,柔和的灯光,清新的香氛,宽敞舒适的座椅,无不让人身心放松愉悦。

何芷微闭上眼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试图驱赶心底里的不安。此时她本应该躺在曼哈顿高级公寓舒适的大床上,为第二天精神充沛地走进金融大厦工作补充能量。

广播响起温馨提示,飞机即将在四十分钟后落地。

何芷打开窗边遮阳板,晨光下山峦河川村落渐渐变得越来越清晰,久违的城市轮廓让她激动地抓住了窗框。

穗城,我回来了!

妹妹,我回来了!!

国际航班到达大厅。

何芷拉着二十八寸碳纤维旅行箱步出闸口,透过墨镜看见一个男人正对她招手。

左岸一手捧着一把白色洋桔梗,一只手朝何芷兴奋地挥舞着。

“天啊,你终于肯回来了。”

十年未见,何芷还是左岸记忆中的模样。就算何芷黑超遮面,他还是一眼就能认出她。

“左岸,你应该早点告诉我何婧不见了。”

妹妹何婧失踪一个月了。三天前左岸通过电子邮件告诉了何芷。

“我也没想到何婧会失踪这么长时间,当时也是怕你担心。”

左岸伸手紧握何芷的手,又赶忙把手里的鲜花送给何芷,殷勤地接过何芷的旅行箱快步送去银色大奔后备箱。

“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何婧应该不会有事。”

左岸从后视镜望向何芷。

左岸和何芷在一个社区长大,何芷是学校有名的校花,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全年级前三名。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左岸对何芷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既渴望和她接触,又怕和她接近。直到左岸复读一年,以优异成绩考上大学和何芷成为同级校友,他才有了和何芷做朋友的底气。

“带我去警局吧,我要了解一下我妹失踪的情况。”

左岸赶忙打方向盘转向另一条街道。

“脱口秀女王赵雪芬在演播厅现场中毒身亡,警方正展开调查……”

左岸想调一个音乐台让何芷感受一下乡音,没想到收音机里播报的新闻让他吃了一惊。

警局门口挤满了各路媒体人,有拿手机拍直播的,有对着架起的摄像机现场播报的。乱哄哄的人群,七嘴八舌的声音,每句都能听到赵雪芬的名字。

何芷跟在左岸身后好不容易挤进人群堵塞的大门,又被守门的保卫拦住说什么不让他们进去。

左岸亮出大律师身份,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带何芷走进警局。

“何婧失踪是她丈夫报的警。警队领导非常重视,成立了专案组调查侦破。经过一个星期的调查取证,证明何婧是有预谋地离家出走。从她的网络聊天记录里,我们发现她有一个网上情人。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何婧应该是和情人私奔了。大致情况就是这样。”

负责接待的女警保持着职业耐心和严肃。

“什么叫如果没有意外,如果有意外呢?你们警察怎么能这样查案?”

何芷控制着情绪,声音冷静字字扎人。

“侦破失踪案的原则不该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对不起,警局现在很忙,该向你们家属尽责的工作,我们都会尽力去做,也请你们体谅警局的警力有限。只要失踪人没找到,我们都会继续追查下去。失踪人口资料库长期保持更新,会随时比对失踪人。”

女警刚说完话,马上被同事叫出会议室。女警站在会议室门口,抱歉地请何芷和左岸离开。

“等等,请让我看看你们搜集的我妹和情人私奔的证据。”

何芷盯着女警的眼神让人不容置疑。

女警犹豫了一下,回头让同事帮忙取何婧失踪案的相关记录,然后交给何芷。

何芷坐在车后座上认真地翻看着何婧的网络聊天记录。打印出来的聊天记录有厚厚的一沓,时间都集中在三个月前。

“有什么发现吗?”

左岸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何芷,小心地问。

何芷从最近的聊天时间看起,一字一句地默读,再闭眼沉思。

看着何芷弯起的嘴角和皱起的眉头,左岸不敢再问话了。

看完资料,何芷双手按压着太阳穴,脑海里反复拼凑那个网名叫“豪帝”的形象。

毫无疑问豪帝在勾引何婧,鼓动何婧离开丈夫享受人生……

“你最近一次见到何婧是什么时候?”

何芷突然问。

“哦,是她再婚的婚礼上。”

左岸说完,马上意识到他说漏了嘴,回头看向何芷,马上补充道:

“何婧和蓝浩离婚两个月后再婚,也就是半年前。大家都说何婧是闪婚,不过何婧再婚的丈夫确实符合她的审美,就像是从动漫里走出来的人物。听说那个男人是做自由职业插画师的。”

“……”

左岸的话无疑像一道晴空霹雳击中何芷,瞬间让她的大脑不能思考。

“不过一个月前,应该是何婧失踪的前一个星期,她打我电话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她说如果发现十年前的事故是谋杀,能不能申请立案。

我说只要有确切证据当然可以报案。不过都过去十年了,凶案现场早已无影无踪,要立案肯定很困难。不过刑事案毕竟不是我的专业,我的答案只能做参考,具体还要看警方的规定。”

“哦?”

何芷的心再次被震荡。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