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柯杨像欣赏模特表演一样看着何芷,心想这个女人的气场也太强大了,那是一种骨子里透出来的冷艳高傲,绝不是有钱财大气粗那种傲慢。

短短十几步,何芷走出了国际超模范。

早年就习惯了被人注目,柯杨探照灯似的目光并没有让何芷感到一丝不安。看得出眼前这个男人并不是欣赏她的美色,那玩世不恭的神情分明是在探究她的思想。

在柯杨面前一米站定,何芷轻扬下巴说道:

“我猜你当过兵。”

何芷虽然用了一个猜字,可她的语气却非常肯定。

“好眼力!果然是金子藏在泥里都能被发现。”

柯杨笑嘻嘻地说道。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你说说看,我未见得能帮上忙。”

见何芷神色郑重,柯杨收拢起嘻皮笑脸。

这个女人住高档别墅,坐百万豪车,老公又是大律师,柯杨实在想不到何芷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他倒是需要有人能帮他还下个月的房贷,一会回家肯定又要被老娘唠叨了。

何芷顿了一下,像是在考验柯杨的耐心。

“我请你帮我找一个人。”

“找人?啊……”

不等柯杨多问,何芷将妹妹失踪的经过一字不漏地告诉了柯杨。

柯杨的身姿不自觉地站得越发挺拔,多年刑侦办案经验让他听完何芷的叙述拧起了眉头。

“我出双倍报酬,事情结束之后我再付你奖金,或者你也可以提条件。”

柯杨拧着眉头的样子好像在作思想斗争,何芷以为他对报酬不满意,马上补充说道。

“寻找失踪人口你去找警察,为什么要自己找?”

“警察侦破的结果我刚才已经告诉你了,他们认为我妹妹和男人私奔了。警力有限,除非是重大案件才会更让他们重视吧。”

何芷弯起嘴角。

“你错了,刑侦办案从来都一视同仁,没有谁希望自己办的是一桩无头悬案。这件事我可以答应你,不过容我回去仔细考虑一下。”

“这是我的电话,请你明天上午尽快联系我。”

何芷拿过柯杨的手机拨打自己的电话,然后又把手机还给柯杨。

何芷的动作一气呵成,似乎胸有成竹他会答应。

柯杨咧嘴挑眉哑笑。接受这桩委托好像也不赖,接警办案为人民服务,还能找回当年办案叱咤风云的感觉,何况还有不错的报酬,也不耽误他继续追查十年前的那桩神秘案件。

“OK。”

柯杨摆个手势扭身往院外走。这时一辆出租车在院门前停下来,左岸摇晃着下车,扑到门前的栅栏上哼哧哼哧地吐着酒气。

“你老公回来了,撞车赔偿的事我就以你说的为准了。”

此时柯杨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样子。

柯杨走到门外拍了拍左岸的后背,语气同情地说:

“不能喝酒就别喝,何必把自己整得这么难受。”

“我也不想喝多,可是我身不由己……”

左岸抬起头,醉眼朦胧中看清了柯杨的脸,马上抓住柯杨大声说道:

“你个浑蛋怎么在我家门口?撞了我的车还逃跑,你是觉得我好欺负是不?”

左岸脸红脖子粗揪着柯杨的手臂,那架式要和柯杨开战。

何芷走出来拉开左岸。

“让他走吧,我已经和他谈过了。”

“你和他谈什么?”

左岸大脑断片舌头打卷。

“当然是和你老婆谈撞车理赔。我撞了你的车,你把我工作弄没了,咱们两清了。对了,你家的大门锁不灵,关院门记得随手再确认一下是否锁死了。”

柯杨朝左岸笑嘻嘻地挥了挥手,转身从路旁的树后拉出一辆破自行车,跨上自行车很快消失在了夜色里。

“老婆?”

左岸回过味来,扭脸看着何芷,忍不住伸手揽住了何芷的腰。

“那个浑蛋说你是我老婆?”左岸哈哈大笑又说:“”何芷,你看浑蛋都看出来咱俩很有夫妻相!我们结婚得了,真的,我觉得我们一定很协调。”

“左岸你喝醉了,我一直当你是好朋友。”

何芷巧妙地滑脱左岸的手,扶左岸回到别墅房间,冲了一杯蜂蜜水放在床头小桌上,然后带上门回到自己屋里。

左岸在隔壁房间不时弄出动静,何芷担心他从床上摔到地上,过去推门看了一眼。

左岸抱着枕头坐在床尾的地毯上喃喃地说着醉话,

何芷上前扶左岸上床,左岸一把将何芷拉倒在自己身上。

酒能壮胆,今天如果不是为了向何芷表白,左岸也不会醉得胃里翻江倒海还要回来见何芷。

何芷被左岸拉倒,顺势双手撑着床垫,她淡定地望着左岸,大概能猜到左岸要做什么。

该来的总会来,趁着这个机会大家把话挑明也好。

眼前人吐气如兰娇面如一朵白莲,左岸呼吸急促喉咙像火车驶过隆隆作响。憋了好一会才说道:

“何芷,我一直在等你。我们结婚吧,我会好好对你的,我一直拼命努力为了能配得上你。”

左岸感觉都被自己的话感动了,眼角湿湿痒痒的。双手搭在何芷的腰身上,却不敢用力。他不敢亵渎自己心中的女神,也担心他一个不小心的动作会让何芷厌烦他。

在左岸激动表白的过程中,何芷一直像一尊雕塑僵硬不动地盯着左岸。

左岸说完,紧张地仰着脸,感觉眼前那两片唇瓣随时会落在他的唇上。

何芷抬起一只手拍了拍左岸的脸颊轻声说:

“看来你真的是喝醉了!我们做了这么多年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觉得这样很好。我心里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必须尽快找到何婧。快睡吧,我们都需要好好休息。”

何芷轻盈地跳下床开门离去。

左岸听到了自己心里破碎的声音。喉咙里发出一声呜咽翻转身,拉起被子蒙住头,好一会突然掀开被子又平躺过来,望着屋顶无声地苦笑。

何婧你到底在哪儿呢?你能一嫁再嫁还跟人私奔,你姐姐却像个冰雕冷美人拒人千里之外。

何芷回到自己房间靠在门上深深地呼吸,随后走到窗边,望着外面无尽的黑夜,沉静的眼神好像两潭深泓。

远处的湖水在夜色里反射着灰亮的光,似有若无的雾气渐渐聚拢……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