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透过防盗门纱网,可以看见一个男人从走廊深处走出来。男人穿过客厅的幽暗,俊美无瑕的五官渐渐清晰,在门口的光亮里,他闪着疑惑的目光,右手下意识地插进长过耳边的柔软发丝里。

“你们找谁?”

伍彤州打开防盗门。

何芷和柯杨几乎同时被伍彤州的相貌惊艳了。

尘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男子!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以为是动漫里的人穿越了,那气质是COSER无法模仿的超尘脱俗。

“我是何芷,咱们昨天通过电话。”

何芷望着伍彤州神情瞬间恢复平静。

“噢,你是何芷?我没注意时间,请进吧。”

伍彤州清了清沙哑的嗓音,一双如画的凤目眸光深沉忧郁,站在门边侧目看着跟在何芷身后的柯杨。

“他是我朋友。”

何芷回身瞥了一眼柯杨介绍道。

柯杨呵呵笑着朝伍彤州点了点头。

伍彤州微一点头在柯杨身后关上防盗门。

在客厅落坐以后,伍彤州显得有些局促,不愿和何芷目光对视。

“我听何婧说过她有一个姐姐,只是没想到你们长得这么像。如果不是你的穿着和气质,我肯定会以为是何婧回来了。”

伍彤州盯着自己搁在膝头上的手。

从伍彤州的嘴里听到妹妹的名字,何芷的心微微一颤。

何婧喜欢粉色系公主造型,说话行事也温温柔柔地像个小公主,没有人能抵抗得了她的温柔攻势。何况她长得还非常美,是那种美在骨子里而不自知,她撒娇任性哭鼻子都能让人心疼自责。

“何婧离开家多久了?”

“三十二天。”

伍彤州叹息着。听到卧室走廊有动静,扭头看见豆豆躲在卧室门口朝这边偷偷观望。他喊豆豆过来,把他的拖鞋还给他。

何芷这才发现伍彤州光着两只脚。

“豆豆过来给大姨问好。”

豆豆望着何芷不说话,一只手扯着伍彤州的衣襟,一手抱着一只恐龙公仔。

“都让何婧惯坏了,豆豆不爱喊人。”

伍彤州抱起豆豆去穿她自己的小拖鞋,然后送去房间让她画画。

趁着伍彤州进屋,柯杨拉开了客厅的窗帘打开阳台门。

屋里顿时充满阳光,空气也新鲜起来。不过刚进门时那股甜腻的味道还在,好像某种果香沐浴乳的味道。

伍彤州再回到客厅,下意识地望向阳台。

柯杨马上抱歉地说:“没经过主人同意就把窗帘打开了。”

伍彤州尴尬地咧了咧嘴坐回单人沙发上。

柯杨双手抱肘靠在阳台门框上,一副惬意随便聊聊的样子。

“能说说你和何婧是怎么认识的吗?”

伍彤州抬头看了何芷一眼皱了皱眉,随即又舒展开自嘲地叹了一声,说起他和何婧的一见钟情,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神采。

伍彤州去见客户时,在客户楼下大厅和何婧相撞,何婧把伍彤州的画稿撞散了,伍彤州把何婧的离婚协议书撞掉了。两个人都慌忙拣起地上的文件递给对方,四目交汇犹如磁石吸引,好一会才相互挪开眼睛。

“何婧一直顾虑我未婚她带着孩子,拒绝我的追求。后来可能是我的诚意感动了她,她终于答应嫁给我。缘份是个玄学,爱来了挡不住,我不想错过我们彼此。”

“你说你们当时撞在一起,是你撞上何婧,还是何婧撞上你?”

何芷盯着伍彤州垂下的眼睛。

“她从电梯出来走得太快撞到了我,我当时正低头查看带的画稿。”

伍彤州抬眼看着何芷,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按说何芷应该更关心他为什么要追求一个离婚带孩子的女人。

“等等,我好像想起来了……”

柯杨按着脑门作思索状。

“嗯,伍彤州,十年前你的母亲是不是失踪了?”

“啊?是,你知道我母亲失踪案?”

伍彤州惊得站了起来,脸色顿时刷白一片。

“记得记得,我说怎么听到伍彤州这个名字好熟悉呢!那时你十七岁,一个人到警局报案,当时下着雨,你浑身都湿透了。”

“你是当时给我递毛巾的警察?”

柯杨点点头说:“我当时是实习生,你母亲失踪案是我接的第一个报案。”

上下打量着眼前已褪去青葱少年身影的伍彤州,如果在路上,柯杨已认不出他了。

“十年前你母亲失踪一直没找到,十年后你妻子也失踪了,这两起失踪案都发生在你身上,也真是太巧了吧?”

柯杨的神情突然一凛,目光如炬地笼罩在伍彤州身上。

伍彤州被柯杨突然投来的如炬目光吓了一跳。

“我也觉得太巧了!警察说何婧和人私奔了,我希望能把她找回来,如果她想离婚我肯定不会阻拦她,不要这么不明不白地离开家。我不想再经历一次这样的痛苦……”

“当时调查结果好像是你母亲也是和人私奔的?”

“是!”

伍彤州咬着牙说道,随即双手抱头语气呢喃起来。

“我希望她还活着,不论她做错了什么,我可以原谅她,毕竟她生养了我。”

柯杨和伍彤州的对话让何芷的心情好像坐过山车。伍彤州的母亲竟然失踪十年了!这位在大家眼里非常完美的妹夫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前段时间杭城发生了一起杀妻碎尸案,你知道吗?”

柯杨话锋一转,一手托腮一手抱肘目光在屋里扫视着。

“啊,你们怀疑我杀了何婧?”

伍彤州急切地解释,当时警察来家里搜查取证,把两百多平的房间筛子似地过了三遍,连一粒灰尘都不曾放过,方圆百米的化粪池都抽样化验了,可以证明他的清白。

“我只是一个画画的,不会使用破碎机和电锯之类的工具。何况我深爱何婧,我宁愿替她去死。”

“你的意思,何婧死了?”

柯杨瞪向伍彤州。

何芷的脸刷地白了,她宁愿相信何婧在某个地方受苦,也不愿相信何婧死了。

“不不,不是的。前段时间那桩杭城发生的丈夫杀妻碎尸案震惊全国,我当然也会看新闻。那个丈夫太变态了,他怎么忍心下得了手呢,就为了一点点利益,连他们还有一个未成年的女儿也不顾了。”

“看来你可不只是一个会画画的,你也会关心天下大事。”

柯杨调侃一句向何芷瞧去。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