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好饿,好饿,好饿,好饿,我好饿!

满脑子只有这么一个念头,浑身上下只剩下这一个欲的望,自己是谁已经忘掉了,自己在什么地方已经忘掉了,自己为什么会好饿也已经忘掉了!

只想吃东西,吃东西,吃东西啊!

可怜的人此时所想着的只有这个,只要有东西那就好了,真的好了,真的好了!

香味,自远处向着鼻子当中传来,霎时间整个人精神为之一振,是食物的味道,强烈的欲的望激发了身体的潜能,原本根本动弹不动的身体竟然重新恢复了活力,双手双脚猛的动了起来,霎时间整个身体向着食物的方向飞驰而去。

四周是一片汪的洋,湛蓝的海水冰冷并带有强烈的盐碱味,但是某人却是无所察觉,甚至于他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竟然身处于一片汪的洋大海当中,他只是凭借着自己的本能行的事,脑中所有的念头只停留在食物二字之上。

食物,食物,食物!

到了,双眼用力的一睁,闪闪发光,嘴巴用力的张开,露出惨白而锋利的牙齿,下一刻便是用力的咬下,霎时间食物之中那鲜美的汁的液瞬间流遍口腔,一种极端幸福的感觉瞬间笼罩全身,在饥饿的时候有食物吃真的是太好了,某人的脑中来回的闪烁着这个念头。

以至于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食物一旁那巨大而深幽的暗影,这是位处于海上,某个体积极为巨大的人造物所形成的影子。

下一刻,一股巨大的力道自嘴中传来,刚刚感到食物鲜美滋味的某人,当稍微回复了一点神智的时候,自己整个身体向上被猛的拉起。

“啊!”某人大声吼叫,发出惊人的声音,口腔中传来巨大的痛楚,令其难以忍受,双手双脚剧烈挣扎,本能的抵抗着来自上方的巨力,只是一瞬间其身体四周的海水竟然形成巨大的漩涡,一股沛然无匹的巨力逆向形成,竟然硬生生的令某人自距离被拉出的水面的位置后退了数米之遥。

“咯吱,咯吱,咯吱!”后面的不仅仅是某人的身体,强大的力量竟然令一旁巨大的人造物竟然也随着被拉动,这是何等的力量,已然超乎常人的想象之上。

“呼哇……呼哇……呼哇……”水面之上响起一大片叫嚷的声音,一大群人惊慌的大声叫喊着,其声音之大连水里面的某人也是听的一清二楚,但是却完全听不明白这些人说的什么,很是奇怪的语言,类似是英语的发音,但是还带有一点东方语系的风格,语速极快,时不时还带着尖锐的鸣叫声,乍听起来有点像是驴子的叫声,高度是有了,但是不怎么好听!

某人不是语言学家,而且现在也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此刻的某人所要做的事情是摆脱口腔处那越发巨大的痛楚,以及拉力。

鲜血自某人的嘴中流出,痛楚也越发的剧烈,同时间有一根极为坚韧的细绳自某人的口中一直向上延伸,直到巨大的人造物之上。

某人此时若是头脑保持着清醒状态,那么一定会发现,自己被人当鱼给钓了。

愤然怒吼,拼命挣扎,脑中固然是晕晕噩噩一片,但是求生的本能却在驱使着身体做出一系列的动作,一时间巨力肆虐,海波涌动,若非是细绳足够的坚韧,再加上鱼钩狠狠拉扯所产生的剧痛所导致的身体本能回避,恐怕某人早已经成功的脱困。

而且其所做出的挣扎举动,力量之强大,连一侧巨大的人造物都产生了剧烈的摇晃,乃至于某处还发出刺耳的咯吱咯吱声音,几乎断裂。

若是再给某人一点时间,若是某人的肚子里面再有那么一点食物,若是……某人肯定能够挣脱成功,而且若是有兴致的话,甚至于还能够将那巨大的人造物弄个底朝天。

只不过可惜的是,没有那么多的若是……

突然间四肢乏力,刚刚下肚的一点食物经过胃袋的快速消化,变成的能量在某人剧烈的挣扎之下转眼间消散殆尽。

就算是某人的肌体如何的强大,但是没有了能量,也只能好像是没有了汽油的跑车一般,无奈趴窝。

而且不只是没有力气,更严重的是,精神也已然到达了崩溃的边缘,在急剧的能量输出之下,脑部遽然缺氧,再强大的生物在此时也唯有一个结果。

双眼一黑,意识停顿,整个人顿时间晕了过去。

黑漆漆一片,完全的死寂,再没有一点的思维,整个人就宛如被时光冻结之后扔到了空间的夹缝当中,处于完全的休眠,更正确的来讲,是假死的状态当中。

当然,这是在时间还短的情况下,若是长时间的保持这样的状况,那么假死便要成为真死了。

也不知道究竟过去了多长的时间,在思维完全停顿的情况下,一秒与一万年真的没有什么区别,所有的只是下一刻。

就好像是刚刚闭上了眼睛,发生就睁开,中间的过程则完全消失了。

猛的睁开眼睛,眼前竟然是一片波光闪动,某人微微一怔,脑中却是一痛,不由得紧闭双眼,整个人猛的一个翻滚,却是带起了阵阵的浪花,来回的卷动翻腾,奔流拍打。

好痛,好痛,好痛……

一连串的剧痛自脑中传来,就好像是有一把钢锯在脑中来回的拖动,硬生生的将一个脑子分开成为了两个,其痛楚的程度可以想象,某人觉得这基本上可以与破开脑壳被人滚油活吃脑子的猴子相提并论了。

此刻就是这样的感觉。

被人生吃脑子的猴子?

某人吼吼的大叫着,脑中却是突然间泛现出一个念头,为什么会有被人生吃脑子的猴子这样的想法?自己明明没有见过,更不曾听闻什么是被人生吃脑子的猴子?

但是……但是……

为什么自己会想到这个,而且……脑中闪过一系列奇怪的画面……餐桌之上,被打开脑瓜但是却还没有死去的猴子,以及旁边手持滚油的厨师,以及手中刀叉的食客。

这记忆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脑中?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自己是……谁?

该死的,想不起来了,想不起来了,想不起来了!

脑中的痛楚顿时间开始减弱。

想不起来,索性也就什么都不去想了,这样一来大脑的活动一下子变得平缓起来,那一阵阵的剧痛也随之逐渐的消失。

渐渐的,渐渐的,整个人变得舒服了起来,然后……然后……就睡着了。

真的是好疲倦,就宛如连续开着卡车在路上行驶三天三夜没合眼般的疲倦,咦,脑子当中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念头,卡车是什么东西?

沉睡当中的脑细胞仍然保持着一定程度的活跃度,思维仍然在运转,各种各样的记忆在脑中一点一点沉淀,冲突的,难以理解的,极为模糊的,就宛如大浪淘沙般的被洗去,剩下来的只有身为生物最为基本的东西。

比如说食欲……

饥饿,难以忍耐的饥饿,当脑部的痛楚完全消散之后,身体立时间便被这难受无比到令人坐立不安,痛苦异常的感觉所充斥。

也不知道究竟沉睡了多长的时间,可能只是十几分钟,也可能是几个小时,更甚至于是几天,这些在此刻显得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足以吞下一头牛的饥饿感!

哦,对了,牛是什么东西?

好像不曾有过这方面的记忆,但是脑中却偏偏会浮现出这样的记忆,然后又转瞬即逝,某人有那么一瞬间感到极为的困惑,只不过这困惑持续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几毫秒,下一刻他猛的睁开自己的眼睛,他的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饥饿!

我要吃东西,吃东西,吃东西啊!

眼前是一片黑暗,四周是没过腰间的污水,抬头在看似极高的位置有一个小小的圆形洞口,能够看到有太阳的光芒从外面照射的进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

某人四周的转动着自己的双眼看向四面八方,四周全部都是漆黑色的墙壁,看似是十分结实的模样,而且呈现出弧形的曲度,下面的面积比较广大,而越是向上方其面积就开始急速的缩小,就貌似是一个肚子大嘴巴小的瓶子。

对了,瓶子是什么?

某人又开始困惑了,然后这个念头又闪电般的被饥饿的欲的望快速的压下。

“咕噜噜……咕噜噜……”某人抚摸着自己扁平凹陷的肚子,浑身的不爽利,整个人难受至极,同时间心情也越发的暴躁起来,自己似乎并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

某人已然忘记自己是谁,当然他也似乎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食物,有什么可以吃的食物?

某人猛力的抽的动自己的鼻子,发出呼呼的巨响,而他这个时候也突然间发现自己的鼻孔怎么在头顶的位置,这实在是太奇怪了,这绝对不符合某人的常识,咦?常识是什么?

既然鼻孔长在头顶上,那么这就应该是常识吧?

现实胜于雄辩的吧?

总不能说鼻孔要长在前脸上吧?

某人的脑中胡思乱想着,然后他缓慢的挪动自己的身体,身处于水中的感觉让他感觉极为的舒畅,尽管四周全都是污水,而且还散发出淡淡的臭气。

不过没有关系,只要是水就可以,甚至于只要是浸泡在其中,某人感觉自己那异常饥饿的感觉也会稍微的缓解一点。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