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第二天,新资源稀有金属仓储中心开工仪式现场。

十几台推土车一字排开,挖土机,拉土车整齐排放。

几百个建筑工人穿着整齐统一的衡大建筑公司服装。

在工地显要位置设立了剪彩仪式会场。

会场来了许多的人,还包括本地的电视台记者。

谢磊出面接待各级领导。

阿柄早早开车去机场,负责接京城来的邓超敦。

连马束凤和黄秋月都在忙着监督会场的各项布置工作。

有色金属公司外贸总经理吴学谦和统筹处谭家林也早早赶到现场。

两人并没被邀请为剪彩贵宾,所以远远坐在最后一排位置,两人顾自闲聊着。

柳重光陪曾祥印坐在贵宾席上聊天。

“重光,还记得在扶苏县文化旅游项目开工仪式会场那天的情景吧?”曾祥印问道。

“记得呀,哪天我在现场摆地摊。”

柳重光自然记得,哪天他卖了一截千年白棋楠沉香木给曾祥印,卖给陶世雄一对福寿禄三色翡翠手镯,卖给陈二斌一幅白石老人的。

“你那个地摊也摆得实在大牛了。”

曾祥印想问他那些珍稀货品都是哪里弄来的?

想想即使这样问,他也不可能告诉自己的。

这时。阿柄开的林肯加长版桥车,从机场把郭超敦接到了剪彩现场。

柳重光和曾祥印都站起来迎了上去。

“郭叔好,郭叔辛苦了,害你从京城特意跑一趟。”柳重光也是初次见他。

感觉特别亲切。

郭超敦对于曾祥印,还是很熟悉的。但对柳重光也是初次见面。

“小柳好,柳公有你这样的一个继承人,是他的福气。小伙子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经商头脑也不亚于柳公,值得庆贺。”

郭超敦啧啧赞叹道。

“华国首富百年内都只有在他爷孙俩之间交接了。”

曾祥印也深有感悟。

柳重光请他贵宾席上入座。

冈州市几位领导也陪坐在一边。

跟郭部同机抵达的还有两位电视台记者。

此时正在忙着现场直播。

“各位观众,冈州最大的新资源稀有金属仓储基地,今天举行剪彩仪式。”

“仓储基地由柳氏财团继承人柳重光先生单独投资,柳重光,一个才二十八岁的年轻小伙子,一年之内进行了几场大手笔的投资,被商界誉如未来的商界奇才人物。”

“由于近年来稀有金属的价格一直受制于人,部委最近做出决定:要在国际上取得应有的定价话语权,于是决定改变以往粗放式,损坏环境生态的做法。”

“当然要取得定价权,还必须有一定的应对举措。其中建立仓储基地中心,保护价收购稀有金属产品,是必径之路。”

“柳重光先生以超前的商业眼光,跟特殊资源部达成了协作意愿,在冈州地区建立全国最大的稀有金属仓储基地,用以收购稀有金属矿产品。”

“基地建成后,必将能很好地保护稀有金属矿的生存环境。”

摄影师又将镜头对准了几个剪彩的人。

“参加剪彩仪式的有特殊资源部的郭超敦、衡大建筑公司的曾祥印,柳重光先生,还有冈州市的二位主要领导。”

现场响起雷鸣般掌声。

高昂的音乐声开始响起。

十点十六分剪彩仪式准时举行。

当天中午,谢磊还安排了在白云大酒店宴请到场参加剪彩仪式的嘉宾。

足足有一百多人,除了京城来的郭超敦和随行记者,曾祥印建筑公司的几个主要负责人外,还有几十个人柳重光都不认识。

“柳总,我来跟你介绍,这些都是冈州地质八大钨矿,十多个私营稀土矿的老板和矿长。”

谢磊一一给他介绍。

以后仓储基地主要的货源还是这些矿企。

柳重光觉得谢磊办事确实非常专业。

在座的矿企老总,知道柳重光还是铁笼山钨矿的拥有者,跟他们是同行的竞争者。

但是人家还是仓储基地的投资者,是特殊资源部的扶植对象,所以千万不能得罪。

矿企能不能够生存,生存状态怎样,在于人家的一念之间。

所以个个都争相前来讨好他。

一百多人,名片都一百多张。

柳重光只好把名片都交给马束凤:“你把他们名片保存,以后这些人你都要跟他们打交道的。”

马束凤以后是仓储基地总经理,所以跟这些人认识是必要的。

他带着她跟众人介绍说:“各位,这位马束风女士是仓储基地的总经理,以后大家有销售方面的事都可以向她咨询了解。”

谢磊表示暂时不参股到仓储基地。

他对钨矿的生产还是比较感兴趣。

当然在场的矿企老总,有太多的问题想向特殊资源部的郭总咨询了解。

郭总就政策及末来矿企的走向,回答了众人的问题。

“郭总,我们矿积压库存太多了,三个月没有出信过一吨产品,快顶不下去了。”

“郭总,无米下锅了,是不是也学原先的铁笼山钨矿一样申请改制?”

诸多的问题,无非都是产品销售不出去,生产无以为继的问题。

郭超敦哈哈一笑,指着柳重光说:“有问题找柳总!”

柳重光想不到本地矿企资金紧缺情况如此严重。

“我们矿三个月都没工资了,矿工们都要造反了,有些人甚至喊出了,不发工资哪怕是发矿产品也好。”

“我们矿也一样,吃饭都成问题了,总不能让矿工们都饿死吧。”

柳重光无奈说:“可惜我的仓储基地才刚刚动土开工,收购各位矿产品我也没地方储存呀。”

“柳总,你的仓储基地估计多久可建成?”有人问。

“再怎样也要一二年吧。”曾祥印回答说。

“再多熬几个月,我们矿就要解散了,那里还熬得了这么久。”

众多矿企老总都哀嚎着说。

郭超敦站起来提议说:“小柳,我有一个想法,你看行不行,各位矿企老总也考虑一下,看行不行得通?”

众人瞬时安静下来,听他说。

“柳总可以将各个矿企的矿产品,收购后暂时封存在各个矿自家的仓库里,由各矿替你保存。若是需出货销售,可从各矿仓库提货。若没有就暂存在各矿仓库。虽然繁琐点,但应该不影响你们之间的合作。这样的话,柳总的稀有金属仓储基地,即日起就可以开始运作。”

所有矿企都表示这方法好,具有可行操作性。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