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走过来的骑士看都没看一眼像奴仆的寒蛇,而是直接朝着寒孝走了过来,挡在了寒孝的身前,伸出手戳了戳寒孝的胸口,说道:“你他妈的,我在和你说话,你没有听见吗?我叫你停下来问你话,你他妈的还敢这样走来走去,信不信我一刀砍死你。”

寒孝看了他一眼,说道:“你砍死我,官府不会管吗?”

那人笑了一声说道:“官府吗?我就代表官府。”

寒孝点了点头,笑了笑说道:“很好,很好。”

就当对方认为他已经害怕的时候,寒孝忽然抬起手,一巴掌朝着他扇了过来,那一巴掌虽然只用了万分之一的力量,但还是将对方身体打的倒飞而起,撞在了七八丈远的一块儿树上,噗的一声又从树上掉了下来,还有清脆的咔嚓声传来,显然是对方的骨头断裂了。

那名骑士掉落在地上,发出凄厉的惨叫,想要站起来却怎么也无法站起来了,看到这一幕的行人和其他几名骑士,都倒吸一口凉气,随即有骑士指着寒孝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打我的人?是不是不想活了?”

寒孝冷哼一声说道:“你们既然自认为官府,那我就很确定的告诉你,我就是来度官府权力之人。”

说话之间,就朝着那说话的骑士给打了过去,他这一拳打出,说话的骑士的身体直接倒飞而回,在虚空之中翻滚了七八十丈,随后重重的摔在地上,五脏六腑都摔的破碎开来,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了,鲜血之中夹杂着小块儿的内脏。身体抽搐了两下,就此没有了性命,其他几名心事更是心惊胆寒。

骑士头子发狠说道:“杀了这个家伙,这个家伙是土匪,是土匪。”

说话之间,各自抽出了腰间的兵器,冲着寒孝杀了过来。

寒孝负手而立,似乎没有对付他们的样子,而在他身边的寒蛇看到这一幕,知道是该自己出手的时候。

他冷哼一声,直接踏前一步来到这些骑士的身前,同时砰砰砰几拳打出,他每一拳就将一名骑士的五脏六腑打的破碎开来,倒地而死。

就这样,五六拳就将这些骑士全部解决了。

看到这一幕的行人更是发出一声尖叫,远远地躲了开来。

寒孝轻笑了一声,没有理会这路上的行人,而是寻了这些骑士当中的一匹高头大马骑了上去。

寒蛇也选了一批马骑了上去,二人甩鞭而行,有了马匹奔跑的速度,他们形成更加快了一倍不止,很快就到了前面的一座城市,他们进入城市之中,还没有来得及去找一家客栈,突然就被七八十名身穿甲胄的士兵给包围了。

寒孝眉头一皱,冲着这群人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的?”

其中一名身穿甲胄,头戴头盔的打扮模样的,中年男子冷哼了一声,淡淡的说道:“你们这两匹马是从哪里偷过来的?”

寒孝轻笑了一声,说道:“这两匹马是我们买的,有什么问题吗?”

那中年男子哈哈大笑一声,脸色变得无比的阴冷,冲着寒孝和寒蛇冷声说道:“你他妈的当我是白痴啊,这两匹马是军马,你们两个人不是军人,怎么可能有军马,也不可能有人敢卖军马给你们,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信不信我直接将你们两个人当反贼直接斩杀了。”

听到他如此说,寒蛇眉头一皱,寒孝却是轻笑一声说道:“我就说是我买的,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难道军马就不会有人卖吗?有人为了钱,他就是想卖军马给别人,这又有什么稀奇的,难道对你就没有贪财的人吗?”

听到寒孝在这里强词狡辩,那中年男子气的哇哇大叫,指着寒孝冷声说道:“你他妈的真是能说会道,看我打得你满地找牙,看你还说不说真话。”

说着朝着众士兵说道:“给我将他们两个人拿下。”

寒孝轻哼了一声并没有说话,而是冲着寒蛇冷声说道:“他们若是敢踏进我五步之内,全部都给我杀了吧。”

他的这句话太过危言耸听,那些冲过来的士兵下意识的停顿了下来,看到这一幕的那名中年男子,眉头皱的更紧,冲着底下的人说道:“怕个吊啊,他们两个人一看就是文弱书生一样的存在,你们连这两个人都打不赢,还当什麽兵吃什么粮?”

听到将军如此说,又看到二人确是像是文弱书生一般,便将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大吼一声,朝着二人大步冲了过来,他们手中挥舞着长刀,直接朝着寒孝和寒蛇砍了过来。

寒蛇二话不说直接飞身而下,砰砰砰几拳打出,直接将这几人打得倒飞出去,砸在了那中年男子身边,同时看见这几人猛吐鲜血,随后就抽出两下不动了。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渐渐的,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

那中年男子刚开始的无比嚣张,现在变得谨慎异常,他看着寒孝和寒蛇,就如同看着两个怪物一般,心中更是惊骇到了起点。

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就那么轻飘飘将他的几个壮实的士兵打的倒飞出去,飞到了几丈之外。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寒孝见到对方陷入了沉默当中,他可没有时间和这些人在这里猜谜语,说些无聊的话,他轻咳了一声说道:

“你还有没有什么事情要说的,如果没有事情要说的话,我可要离开了。”

寒孝所做的一切太过嚣张跋扈,对中年男子眉头紧皱,这可是他的地盘,这些家伙在他的地盘都如此嚣张。这让他根本无法忍受对方说表现出来的实力,根本不是他所能够抗衡的,所以他也只能强压住心中的愤怒,说道:“这里,可是洞天大人脚下你们敢这样难道不怕?我们这里的主宰大人直接将你们全部轰杀的吗?”

寒孝笑了一声说道:“我又没有做什么坏事,为什么要将我们婚轰杀了?没有做坏事,你们哪只眼睛看到我做坏事,刚刚是你们的人要打死我,难道不准我还手吗?”

“是他们先要对我动手的,并不是若要出手的,所以打死他们是情有可原的。”

听到他如此一说,中年男子有些犹豫,因为的确是他们先行出手的,而他们也只是自卫而已,这件事不好说啊。

不过中年男子也有话说,他轻哼了一声说道:“这件事是你一面之词,我们所有的人都看到了。”

“他们几个人只是上前查问你们的身份,你们不想暴露自己土匪的身份,就突然出手,将他们几个人全部打死,打残了。所以这件事是你们的错,现在你们两个人已经跟我回官衙接受审问,否则的话格杀勿论。”中年男子一咬呀,大声喝道。

围观的人听到他如此说,纷纷朝着寒孝和寒蛇指责过来,有人说道:“你们两个人怎么能光天化日之下打杀官差,你们可一定不是好人是坏蛋,你们这样是要造报应的,你们不得好死。”

寒孝没时间和他们在这里磨磨唧唧,冷哼一声说道:“我再说一遍,若说你们再敢在这里唧唧歪歪,拦住我的去路,你们都要死在这里。”

听到寒孝这样说,拦在寒孝前面的几名士兵下意识的朝后退了几步,更有几名胆小的看热闹,围观的群众远远的躲开了。

这个家伙可不是在开玩笑的,刚刚被他们轰杀的那几个士兵还历历在目了,这几个家伙可都有非常有可能是杀人不眨眼的存在。

寒孝没有说话,只是骑马朝前走去,寒蛇紧跟其后。他们所过之处,所有围观看热闹的士兵,还是普通百姓都纷纷让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他的身后传来一阵破空之声,这是有人朝他们偷袭,暗算了寒孝,根本没有回头。

寒蛇冷喝一声,直接朝着虚空一抓,直接抓住了七八只羽箭,他拿着羽箭同时甩出,一阵又诡异的朝着原样飞射回去,直接刺在了射出雨箭的几名士兵身上,箭箭都是见血封喉,七人全部倒在地上,身体抽搐了几下,全部死了。

寒孝这才回头看,向中年男子冷冷说道:“既然你不想好好做个活人,那你就去死吧。”

说话之间,他冲着寒蛇使了一个眼色,寒蛇自然明白主人的想法,冲着寒孝点了点头,身体飞升而起,直接来到了中年男子面前。

这个中年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拳打在他的胸口,直接将他的五脏六腑全部打的破碎开来。

那中年男子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倒地而死。

其他的士兵看到这一幕,哪还敢在这里,顿时作鸟兽散。

寒蛇轻哼一声,直接又飞回马上,二人之继续朝着这座城市的另一头驱马而行,就在他们要出城的时候,虚空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红衣红发的中年男子,这中年男子双目之中有神光冒出,他冷冷地俯视着寒孝和寒蛇说道:“你们两个家伙竟然敢在我所管辖的城市闹事,是不是活的很腻歪了?”

寒孝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定定地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虚空之上的修真者,这个修真地要高出了很多很多,然而他的修为也只在归墟大圆满境界,离仙人还是差了那么一步。

他斜眼看着这红衣红发的中年男子说道:“你就是那个叫什么洞天的这座城市的主宰,是吧?”

那红衣男子哈哈大笑一声说道:“不错不错,你既然认得我,还不跪下来磕头求饶。”

寒孝没有说话,就在这个时候,又有很多士兵和群众跑了过来,这些人看到立在虚空之中的洞天,纷纷跪了下来,朝着洞天大礼参拜。

只有寒孝和寒蛇依旧站在那里,显得非常的突兀,有人看到他二人站在那里,并没有什么动作,便有人指责二人说道:“你们站在那里干什么,见到了洞天大仙还不赶紧跪下,真的是活腻歪了,也有人怒声喝骂道:“你们这两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家伙,这是神仙,你们不要被吓坏了,在神仙面前可不要失了礼数,快跪下吧,跪下吧。”

所有人的话汇集在了一起,就成了“跪下吧”这三个字。

寒孝对这三个字非常的不喜,他冷哼一声说道:“别说他不是真正的仙人,即便他是仙人,在我面前也没有资格让我下跪,他若是敢让我跪,我就敢要他的命。”

寒孝的话虽然声音不大,但是仍旧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所有的人听到他这句话,不由都倒吸一口凉气,纷纷抬起了头,露出惊讶和诡异的目光,这个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啊?竟然敢如此和洞天大人说话。

洞天听到寒孝的话,眉头皱了起来,周身释放出了一阵又一阵的杀意,那杀意凌凝如实质,将周围的空间都挤压得变了形。

那变形的空间,噼里啪啦的竟然炸裂开来,发出一道又一道的火花。

“你这个家伙真的太嚣张了,你信不信我现在一天就可以要了你的性命。”

本来按照惯例来说,对方会狡辩几句,然而对方就是简简单单三个字,我不信听到对方的回答。

洞天真的愤怒了,冲着寒孝怒吼一声,直接就一拳朝着寒孝轰了过来,他这一拳压缩了所有的力量,并没有对这个城市造成任何的损伤。

寒孝不由得来了兴趣,对这种大道规则掌握如此之深,说明对方成为仙人只差一步之遥,虽然他一拳斩杀过非常多的归墟境的修真者。

然而还没有遇到过实力如此强杰的修真者,这是已经到了仙人级别的存在,不过在寒孝眼里并不算什么,他也同样一拳打了出去,二人的拳头在虚空中撞击在了一起,竟然迅速化为了虚无。

看到这一幕的寒蛇有些不明所以,要知道眼前这两个人都是大人般的存在,按道理说二人打出的拳头,会产生的力量可以直接将这个城市抹去。

然而此时此刻,二人出手,这一拳打在虚空中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像普通人两拳打在一起一样,根本看不出任何强大的存在。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寒孝这一拳和对于打出来的一拳都夹杂着无比强大的规则之力。

这两种规则之力只有在特定的规则之下才会爆发出巨大的力量,寒孝这一群打出的是消除对方规则的力量。

对方强大的力量给磨没有了,寒孝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不过。

洞天的脸色一变再变,他看着寒孝的目光清冽,和鄙视,变成了惊恐和骇然。

他指着寒孝惊恐的说道:“你到底是什么存在,竟然能利用规则之力将我所用的规则之力直接化成虚无?你到底是什么人?难道你是仙人吗?不可能不可能啊,所有的仙人应该都在清虚宫啊,你怎么可能是仙人?你到底是谁?”

他说话有些语无伦次,显然是被惊骇到了极点。看到此人这种状态,寒蛇了然于心,这个家伙肯定不是他主人的对手,不然的话,不会如此的失态。

寒孝缓缓松了一口气,虽然他已经肯定他家主人已经无比强大,然而那只是他心中的信心。

不过真实打起来的话,他还是有点担心的,此时此刻,他已经没有任何担心啊,他冲着对方怒吼一声说道:“你他妈的算老几?有什么资格这样问我家主人,我家主人也是由你有资格说话的吗?”

看到一个奴仆敢这样质问洞天。那些跪地参拜的普通百姓和士兵都怒声说道:“你这个狗奴才,怎么这样和洞天大人说话?洞天大人,可是神仙啊,你惹怒了洞天,大人会遭来报应,而且还给会给我们带来祸患,你这个家伙简直就是扫把精,不能让这样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

说话时就有几名士兵摸出妖刀。冲着他扑了过来,寒蛇冷哼一声,直接几掌打出,砰砰砰几掌打出之后,直接将那几名士兵打的倒飞出去,身体撞击在地面上,然后从这墙壁滑落在地上,五脏六腑瞬间破碎,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然后便没有了动静。

看到这一幕的士兵和百姓们都倒吸一口凉气,看着对方的眼神由愤怒变成了惊恐,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竟然轻飘飘的几掌就将几名强壮的士兵打死?

他们不敢在对寒蛇出手,而是冲着洞天高声喊道:“洞天仙人,这个家伙这样侮辱你,还请你不要将他和我们联系在一起,还请你直接将他斩杀了吧,不要让他再祸害我们这个城市了。”

洞天根本没有理会这些人的话,他现在所有的精神都留在寒孝的身上,这个突然出现在这片世界。看起来只有金丹初期的黑衣黑发的少年,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他真的不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存在,他出现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对方的实力,远在他之上,来这里的企图也很明显,是为了清虚宫而来。

至于到底是敌是友,他现在还不是特别能分清楚,他只能按捺住心中的愤怒和惶恐,冲着对方说道:“刚才还不知道道友有如此手段,是我冒犯了,能不能问一句道友,我们这座城市到底是为了什么?”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