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不过,话说回来,你觉得我这几个孙子怎么样?”端方帝涎着脸,掰着手指头给微飏数:

“你看,你也见了不少了。老二已经成婚了就算了。老大桓王、老三景王、老四祺王、小七康王、小八庄王,你都觉得怎么样?

“我跟你说啊,老大漂亮、待人绵软;老三傻实诚,好教;老四会玩,跟他过日子管保有趣。小七小八虽然比你小一岁,但养成啊!你想让他们长成什么样,他就能长成什么样!”

微飏木着脸,问:“话说,我记得竹林七贤里有一个能青白眼的,是谁来着?”

“阮籍啊!”端方帝脱口而出,才反应过来,讪讪地笑。

微飏白了他一眼,哼道:“庄王是你们家皇后娘娘的心头肉,是太子殿下的长子,未来皇位上的人。你是想让我给你打一辈子工吗?!”

“哎呀呀,这怎么能叫打工?中宫皇后呢!我这不是怕我死了别人欺负你嘛?”端方帝烦恼地挠头。

微飏紧跟着一口呸出来:“那你还不好好保养?你万寿无疆,我就能横行霸道。你就为了我,也得好好活着!”

“嗯嗯嗯!”端方帝乐呵呵地点头。

微飏接着便数落他:“看美人儿也有个节制,喝酒吃肉也要有个时令,跟人发脾气也得有个早晚。自己该吃吃、该睡睡。你有臣子有班底,别光累自己一个人知道不?”

“行行行行行!”端方帝边笑边拧眉阻止她,“你这比八十八还唠叨!”

“西华今天刚这么说我……”微飏不由感慨。

端方帝一愣:“你认得西华?”

微飏滞住,叹口气,低声透露一点给他:“前两世都是她护着我才活下来……”

两个人凑在一起,一边喝鱼羹,一边说悄悄话。

站在大殿后门亲自护卫的千山只觉得喉咙发干。后头的私语他是没听见,可是前头那些……

陛下和这位三小娘子,真的,真的不是……不是……普通……人!

大冬天,千山只觉得自己的里衣再度湿透。

深吸一口气。

依着他今天在路上听石磐姑姑说过的那些事,看来——不行啊,还得再严厉一点嘱咐石磐,千万要听话,要乖顺,要心理强大,才能活得下去。

吃完喝完又歇完晌,微飏和石磐又带了一车东西回家。

临走前,微飏想了又想,提醒端方帝:“你那大孙子是一柄利刃不假。但你可用的刀剑却不止他一个。”

端方帝哈哈地笑,低声问他:“你是担心他还是担心他身边姓梁的那个?”

“现在已经都一样了。”微飏愤愤,“得了便宜的人再卖乖,容易挨打!”

与此同时,邬喻在蓬莱殿,把在梧桐别院看到的一切都告诉邬皇后。

邬皇后十分欣慰:“喻姐儿真长大了,知道什么才是真正要紧的事情了。”

“姑姑……”邬喻低着头纠结衣带,“若是桓王没有现在这样的恩宠,若他只是个寻常的闲散王爷,我能不能……”

嫁给他?

邬皇后看着她额头细碎的刘海轻晃,眼中先是失望,接着伤心,最后变成了轻视,目光移开,看向前方,片刻,又换成了温柔宠溺:

“千载而下,史书青册,太子也需要一个仁爱孝悌的名声。若是桓王真心臣服,你又能一心一意地站在姑姑这边,又有什么是绝对不能的呢?”

“真的?!”邬喻又惊又喜,猛地抬起头看向邬皇后,口不择言地保证,“我一定可以的!我若是能嫁给他,我保证他会对太子殿下忠心耿耿!我……”

邬皇后掩唇而笑,满眼戏谑:“哎哟哟!害不害臊啊?”

娇羞满面的邬喻忙站起来,娇嗔一句:“姑姑欺负我……”莲足轻顿,心满意足地飞快跑了出去。

“快,出去看着些。别让她真摔了。好好送她回府。”邬皇后含笑吩咐了宫女跟出去。

大殿内渐渐安静下来。

邬皇后这才渐渐敛了笑容,漫声问:“昨天跟她出城的,只有贾家那个?”

“是。”

“那个,太聪明了。”

“是。喻小娘子就是被她去告诉了,才知道崔莹跟着桓王的脚踪去了梧桐别院。但贾小娘子,似乎盯着的也不是桓王,而是微家那个。”

邬皇后一愣:“她跟微家那个,在女学那宗事之前,还有什么恩怨不成?”

“没听说啊。”

“那她是有什么毛病?人家救了她的命,她怎么还上赶着害人?这都什么人性?以后让喻姐儿离她远些!”

“上回女学之事时,喻小娘子曾经在她的蛊惑下,丢下了那几个,自己先上了岸。如今那几个小娘子,都躲得远远的。也不怪喻小娘子跟她走得近……”

实在是现在已经没人愿意再跟邬喻一起玩了。

邬皇后眼中寒光一闪:“蠢货!”

“只是如今太子倚重计相……”

“姓贾的能教出这种女儿来,也不是什么清白人。你叫太子来。这种人,以后要防着些。”

“是。”

晚间。

东宫,丽正殿。

太子慢慢从外头背着手踱步进来。太子妃正看着庄王写字,见他来了,母子俩忙站起来行礼。

看看儿子可怜巴巴的眼神,太子反而笑了,斥道:“看什么看?你娘管的对!就该对你严些!好生写字!”

这样明白直接的夸奖是极少见的。

太子妃隋氏微微一怔,忙吩咐乳母看着庄王,含笑请了太子到后殿去坐。

“殿下似是十分疲惫?”隋氏看着太子随便地斜倚在榻上,小心问了一句,“不然宽了大衣裳,躺一躺?臣妾叫医女过来给您揉一揉肩颈?”

“不必了。我来跟你说说话。”太子温和地拉了她在身边坐下。

太子妃有些羞赧,螓首轻垂:“殿下有何吩咐?”

“昨天驰儿留宿梧桐别院一事,你处置得极好。父皇今天为此还特意夸咱们,说知道谁是骨肉谁亲谁疏。驰儿这样得父皇的喜欢,你居功至伟。”

“孩子都是看着父母。有殿下宽厚为怀,才有驰儿行事正大。臣妾可不敢贪天之功。”太子妃忙推脱。

“别谦逊了。”太子拍拍她,叹口气,躺得再舒服些,望天喃喃,“不是所有的父母,都是好父母。”

(https://www.bqkan.com/69407_69407580/607653895.html)

www.bqka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qkan.com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