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就在袁牧野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四周的景象突然天旋地转起来!而袁牧野却稳稳的站在中间,看着车厢里的景象急促的变化着……

这应该就是中巴车坠崖的整个过程了,袁牧野压根儿就没看清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自然也就没有看到当时中巴车撞到的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五个人。

直到四周的景象全都稳定下来之后,车底再次冒出了黑烟,可此时车上的人早就已经被摔的七荤八素了,根本就没有能力自救……袁牧野有心想去救人,可伸手却抓了个空,他这才想起来自己正身处幻境之中,更加没有能力去挽救这些人的生命。

谁知就在此时,袁牧野却无意间瞥向车窗外,竟发现那个谢志宏就站在外面,冷眼旁观着车里发生的一切,眼中竟然还有一丝难掩的兴奋。

这种眼神袁牧野太熟悉了,看来这个谢志宏绝对没有表面上看着那么简单,几年前的那个案子徐砺盯上他不是没有道理的……这家伙当时明明有时间有能力上车救人,可却冷眼看着一车的人活活烧死!

终于……车厢里的一切又重新归于平静,十五条鲜活的生命瞬间全都变成了一具具焦尸。袁牧野心里的愤怒到达了顶点,他见谢志宏正准备离开,就想下车去追!

结果当袁牧野一脚迈出车厢的时候,却迎面撞上了一堵肉墙,他抬头一看来人竟是张大军!

大军一脸吃惊的看着袁牧野说,“你……从哪儿冒出来的?”

袁牧野立刻看向周围,发现自己正站在那辆被烧毁的中巴车旁边,心知他这是又回到现实中来了,时空转变之快让他也有些不太适应……

四下看了看,在确定自己的确是回到现实之后,袁牧野这才沉声问大军,“我消失了多长时间?”

大军听后看了一眼时间说,“不到两个小时吧!,是贾警官最先发现你不见的,之后我们几个就把附近全都找遍了也没能找到你的影子,最后锻队决定留我一个人看守营地,防止你中间回来的时候营地没人又四乱走,剩下的人则兵分两队,分头向谷底的两个方向去找你……不是,我刚才还上来看过呢,车架子上明明没人啊?你是从哪儿突然冒出来的?”

袁牧野听了就叹气道,“一句两句也解释不清楚,走吧,先回去用卫星电话联系他们两队人,让他们赶紧回来吧!”

谁知大军听后两手一摊道,“拢共就两部卫星电话,他们一队拿走一个,谁也没想到你还真能自己回来,所以压根儿就没把希望放在我这头儿……”

袁牧野一听只好无奈的说,“行吧,那就只能先回去等着了。”

可袁牧野边走就边想着刚才谢志宏离开的场景,心里隐隐感觉哪里不太对劲,但一时间也说不上来。直到他和大军走回营地的篝火旁时,袁牧野才猛然间想起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儿了……

之前袁牧野落水之后曾经烤过衣服,当时徐砺几个身上的衣服虽不算太湿,但也都不是干的……这就是他们落水的证明。

如果说这个谢志宏是和徐砺他们一起掉进河里才保住性命的,那他当时的衣服也应该是湿的啊?可袁牧野在中巴车旁见到的那个谢志宏却周身干爽,怎么看都不像是刚从河里爬出来的样子……

袁牧野想到这儿心里似乎有点头绪了,也许他看到的那个一幕并不是谢志宏最初掉下来的情景……可问题是如果谢志宏真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一直在不断的重复轮回,那他就不可能在那个时间一身干爽的出现在中巴车的旁边?!

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从袁牧野的脑海里冒了出来,难道说这个谢志宏和自己一样可以穿过那条河,并不像徐砺他们几人一样受到限制吗?

袁牧野想了想,觉得自己必须再回去一次才行,否则徐砺他们几个人怕是永远也出不来了,于是他就转头对大军说道,“一会锻队几个回来告诉他们,我上中巴了,没有走远,你们在营地等着我就行了!”

大军一听立刻急了,“你等他们回来再去不行吗?这么来来回回的消失也太不让人省心了吧!”

袁牧野听后就回头笑着对他说道,“放心,我去去就回!”

大军听了就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又突然说道,“对了,霍冉和楠楠把第二条短信破解了!”

袁牧野听后立刻站定了问他,“什么内容?”

“不要去!”大军沉声说道。

袁牧野顿时就叹气道,“军儿,我保证去去就回!”

张大军一听就翻着白眼说道,“我说的是短信的内容是不要去!”

袁牧野听得一愣,第一条短信给了一组坐标,可第二条短信却让自己不要去?这前后实在有些矛盾啊?难道说这前后两条短信不是同一个人发的吗?

想到这里袁牧野就赶紧加快了脚步,因为他实在担心徐砺几个人玩不转那个谢志宏!

再次走上那辆中巴时,车厢里的情形还是坠崖之后的,袁牧野这次不想再看这些人被烧死的过程了,于是他就赶紧转身下了车……

谁知袁牧野刚从车上走下来,就觉得侧面好像有人……他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感觉后脑一痛,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袁牧野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绑在一棵树上,而绑住他的绳结似乎很有特点,他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时就听一个声音从他的身后响起,“我猜到你会是个变数,但你出现的方式很特别啊!”

袁牧野一听来人竟是谢志宏,不过这会儿的他早就没了之前怂包样了,语气中有着说不出的阴狠。

袁牧野听后就冷笑道,“你果然是扮猪吃老虎!当年那几个案子就是你做的吧?徐砺他们没有冤枉你。”

对方这时走到袁牧野的面前,一脸阴笑道,“小老弟,说话要讲证据,推测在法律上可是不作数的。”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