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笔趣阁 >  福运宝珠 >   第843章

被噎个彻底,段霄飞死死的盯着林锦,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林锦闻言,只开口言道:“行了,行了,别这么盯着我,再盯我的话也没错,别将自己看的他太高,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谁是不可取代的。”

深吸口气,段霄飞忙道:“够了,你是真的想让我灭了你,是啊,你是活得不错,若是我死了,的确对你造不成什么威胁,可若是我没死,那我便能弄死你,你信不信,林锦,我警告你,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别逼着我,真的下狠手,相信我,那结果不是你能接受的了的。”

淡淡的撇了段霄飞一眼,林锦亦是不甘示弱的言道:“你够了啊,还真计划做些什么呢,怎么现在屁股下的椅子还未坐稳,就想多我这么一个强敌吗。”

眼见两人越吵越凶,魏宝珠只闯入二人身边道:“你们两个够了,我就不明白了,你们到底计划做些什么,都多大年纪了,还跟两个小孩子一样吵架,不觉得太丢人了吗。”

深吸口气,段霄飞无奈言道:“这话怎么说的,宝珠,我可是个成熟的男人,分明是那林锦,一把年纪了,还在装嫩,你可千万不要上当啊。”

这边被段霄飞说了,林锦自然不会示弱,当即便要顶回去,魏宝珠见状,只挡在二人之间道:“够了,我现在谁也不想见,只想和家人平平静静的生活,你们两个都给我走。”

段霄飞见宝珠真的恼了,忙上前一步,想要哄哄,却被宝珠一巴掌给拍了回来,只见宝珠怒吼道:“给我滚,我不想见你们。”

深吸口气,林锦只道:“哼,本来我和宝珠在一起好好的,你偏要来掺和一把,如今可好,将宝珠给惹着了吧,还不快走,别打扰我们平静的日子。”

本就一肚子的怒火的段霄飞听了这话,只冷冷的望了回去,随之便道:“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啊,我硬插入你们之间,真是笑话,我与宝珠两情相悦,本就定好了生生世世的姻缘,是你非得挤入我们之间,因此,宝珠受了多少委屈,我的母妃,原本对宝珠可是很满意的,就因为你在宝珠身边,勾勾缠缠,不肯放手,这才误会宝珠是个水性杨花的女子,觉得她规矩不好,所以不想接受她,若不是你,我们早已是众人羡慕的对象了,哪里会如现在一般,好好的姻缘,被拆的七零八落,让宝珠平白受了那么多委屈,说到底,一切都怪你。”

不屑的扫了段霄飞一眼,林锦只道:“得了吧,说的再多,宝珠的那些委屈,还不是你让受的,说实在的,我都好奇,你怎么能做出那样的事情了,当日你可以为了宝珠宁可魂飞魄散,怎么投了一次胎,就跟换了一个人一样,哦,我知道了,原本的你并不是人,如今你成了人了,所以多了些人的情感,哦,那我就好奇极了,那你没成人的时候,是如何对宝珠情根深种的。莫非是你自以为是不成。”

段霄飞听到这里,刚准备挤兑回去,就听到大门开启的声音,魏宝珠扫过二人,闭着眼睛,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言道:“麻烦你们,该去哪里到哪里去,千万不要在我的附近,也让我的耳朵清净两天,我真的头疼死了,至于离了哦面前,你们是喊打喊杀,还是拼个你死我活,我就当做看不见就是了。”

这话一出,段霄飞与林锦对视一眼,俱都有些尴尬的言道:“不吵了,宝珠我们不吵了,你不是说想要休息吗,那快点休息吧,放心,我们现在就走。”

话落,两人狠瞪了对方一眼,当即转身各自离去了。

魏宝珠长叹口气,将门给关了起来,有些无奈的言道:“这到底都是些什么事情啊,我就不明白了,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哎,本身家里的事情就一大堆了,偏偏这两个大灾难跟着,真是让我头疼死了。”

这边魏宝珠话落,进院子将门关了起来,刚回到屋子里,就见祖母一脸担忧的望着自己,魏宝珠好笑的言道:“祖母,怎么这么看着我,我哪里有不对的地方吗。”

深吸口气,王秀英只道:“哪里有不对呢,但凡不对,也是别人的不对,说到底,还不是你爹惹出来的事情,我可怜的宝珠,这样的两个人物,我们宝珠可怎么吃得消呢,得罪哪个,对咱家都是一场灾难啊。老天爷,我竟然看着你将皇上给赶了出去,我的腿都险些吓软了。”

听了这话,魏宝珠有些好笑的言道:“娘,你这话说的,真不知道该怎么接了,你不是早就知道那段霄飞是皇子了吗,听说,你骂他骂的也蛮痛快的,这一会功夫,你这是怎么了。”

一听这话,王秀英便觉脑袋是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见此情景,魏宝珠好笑的上前,扶住了祖母道:“祖母你这是不是就叫慢半拍,若不然,都多长时间了,你现在才腿软,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啊。”

心中如此想,眼中便不免带出了几分来,看了辉真帝一眼,便重重的点了点头,且等着辉真帝带她去看。

只见辉真帝眼角带上了笑意,只拉着陈蜜的手,便来到了他收拾出来的内库,刚一进去,陈蜜扫了一眼内库的东西,眼睛便落在了辉真帝的身上,那眼神,真是让辉真帝觉得不自在极了,忙开口言道:“你别这么看着我,这都是给咱们的女儿准备的,你也知道,你老是跟宝珠那丫头对着干,虽然礼法你压她一头,可说到底,人心才是最重要的,你这么欺负她,你以为,她待咱们女儿又有几分真心,别看现在她像是很喜欢一样,可真到了关键时刻,她这个嫂子也未必是能靠的住的。”

闻听此言,陈蜜只道:“你什么意思,难不成,你以为,我会指望她对我的女儿好吗,笑话,我女儿何须他人,她有我这个母后就够了,再者说了,不是还有你呢吗,我竟不知道,你这个做父帝的这么没用,女儿还用别人帮着护。”

这话一出,辉真帝长叹口气,有些无奈的言道:“你这话说的,竟是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自己的女儿,自然是我自己护着的,可你也不想想,如今咱们都多大的年纪了,便是其它人,能看在咱们的面子上,对女儿好,可等咱们一去,你以为,女儿会有什么好日子过不成。”

这话一出,陈蜜顿时炸了毛,怒气冲冲的言道:“你什么意思,哦,我听你这话的意思,就是想要告诉我,我的儿子是个无情无义之辈,他是个靠不住的,亲妹妹受了委屈,他都不会帮衬不成。”

被妻子犀利的问了出来,辉真帝神色不由有些尴尬的言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千万不要说这样的话,我只是有些担心罢了,霄飞那孩子的性情我知道,无论如何,他都不是个狠心的人,便是看在一母同胞的份上,也会帮衬着的,只是你也知道,霄飞虽身居高位,到底也是个男人,这女儿身在内宅,霄飞又怎么会清楚呢,说到底,她能依靠的,也是宝珠这个嫂子。”

听到这里,陈蜜狠狠的将丈夫的手给甩了开来,怒斥言道:“所以呢,你说这些话的意思是什么,让我服软,还是想让我跪在她面前,祈求她的原谅,我告诉你,别做梦了,若是真那样做了,我还有什么脸面。”

话落,就辉真帝还想开口,陈蜜便急切的言道:“什么都不用说了,若你之后的话,与这个没有区别,那便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也是糊涂了,怎么会与你来研究这些呢。”

眼见妻子一脸失望的便要离开,辉真帝连忙将人紧紧的拉了回来,将人搂在怀中,安抚道:“你这人如今的脾气是越发的大了,我都不知道说你点什么好,我哪里是那个意思,再者说了,我哪里舍得将你的脸面扔在地上踩啊,我只是让你不要太过于针对宝珠那丫头,便是为了咱们的女儿,你也不能这么干啊,再者说了,你们两个若是斗的厉害了,这后宫只怕很难安稳,到可不是什么好事,你也是从这后宫走过来的,这么简单的道理,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不是吗。”

听了这话,陈蜜长叹口气,眼睛都有些无力的闭了起来,就在辉真帝小心翼翼的防备着陈蜜更生气的时候,忽听对方苦笑言道:“是啊,谁让我这个太后,没有皇后管用呢,这长江后浪推前浪,也难怪我落到如今这个样的地步,让我让着她是吗,行,左右这一生,我憋屈的日子过得太多太久了,不在意以后也继续过下去。”

这话一出,辉真帝真是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赶忙言道:“你这和又是在怪我是吗,是,你这一生,真可谓栽在了我的身上,没过几天痛快日子不说,还被我伤的伤痕累累,我这一生,如今想想亏欠你甚多,你放心,这辈子若补偿不了你,我愿意等下辈子,等下辈子,我一定好好照顾你。”

陈蜜听了这话,嗤笑一声,立即言道:“千万不要,我只求下辈子,绝不要与你相遇,想来,也不会如此痛彻心扉,我只愿若有来生,与你生死不复相见,也算对我这一辈子的补偿了。”

虽然心中清楚,这一声,自己的确亏欠陈蜜甚多,不过听了这话,辉真帝依然觉得刺耳极了,当即便道道:“我知道我让你很生气,可你这话说出来,未免有些太让人伤心了,再者说了,如今这辈子是我欠了你,下辈子,注定要还债的,就凭这个,你也不该说出那样的话来,这一辈子,咱们已经过去了大半,再去计较,也没什么意思,这到了下辈子,就凭我欠你如此之多,想来就知道,我会被你气成什么样子,你确定,真的不想收些利息吗。”

听了这话,陈蜜十分坚定的言道:“不想,便是下辈子,你真的要将这一生欠我的都还给我,我也不想与你见面。”

这话一出,辉真帝就是一个踉跄,突然也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还嘴带笑意的望向陈蜜道:“你可是舍不得伤我,蜜儿,没想到,都到了这个时候,你待我的心意,还是,真是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是我错了,我有眼无珠,才让你吃了这么多苦,你放心,别说下辈子,这辈子,我也好好补偿你,让你这辈子都顺顺心心的。”

闻听此言,陈蜜当即便嗤笑道:“你还真是无时无刻不在说大话啊,既然如此,那我刚刚说的事情,你便帮我办到呗,只要你办到了,我保证,我一定会非常的开心,算你的补偿,你看怎么样。”

死死的盯着辉真帝,看着对方不自在的退了一步,陈蜜当即便冷笑一声,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缓缓言道:“我就知道,不论什么时候,你也就只会些嘴上功夫,至于正事那是一件都不干,我此时已经十分确定了,所以,在之后的日子,我一定求神拜佛,只求与你下辈子再不相见。”

话落,陈蜜便狠狠的瞪了辉真帝一眼,转身便离开了。

见状,辉真帝只苦笑一声,忙跟了上去,亦步亦趋的跟在陈蜜的身后,却见陈蜜扭头狠狠的瞪了过来,不由尴尬一笑道:“你别生气了,这样好了,你换个要求,我保证,一定帮你完成,你看如何。”

扯着嘴角,露出一个假笑,陈蜜没好气的言道:“你真当我是废物不成,如今我心头便也只有这件大事,至于其他的,我想,我自己还是有能力能够解决的,你说不是吗,陛下。”听了这话,刘父瞪了刘晴一眼便紧跟着言道:“所以呢,你就是来跟我说这些的,十万两黄金我也答应你。”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