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噬天狂尊第一千零四十二章道德经?“我刚刚听到,只要挑战赢了莲花印记男子,就能进入内门!”

“我也听到了,无论如何我都要试上一试!”

“而且说的是不限任何方式,看来我仅靠着炼丹也能试一试,不用再每年去参加毫无希望的内门大选了。”

“我炼器在外门不输于人,这次的机会我一定会把握住!”

……

唐铭此时还不知道有多少磨难在等着自己,只是回过头让曾良文给自己在卦宗外门寻了个住所,便直直进屋开始修炼起来。

看着唐铭把自己撇在了门外,曾良文不由得干笑一声,悻悻地摸着鼻子走开了。

回到房间的唐铭盘膝坐在床上,细细地品读着那神秘庞杂的信息……

“万物吞纳灵气修炼己身,阵法为聚集灵气,归纳天地精华却不干扰自身……”

唐铭一边细细地品读着,一边在脑海中勾画着记忆信息中出现的各种符文,做着一遍又一遍的演算。

“万物皆具灵气,可灵气不应该只是自己的工具,而是打开对于天道的认知的钥匙,长生者不自方长生之讲……”

唐铭逐渐沉浸了下去,细细品读着,这记忆中不仅有阵法的讲解,更有对于修炼的心得和感悟。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唐铭心神波动得更加厉害:“这是道德经啊,这个世界怎么会出现这种信息……”

随着唐铭的思绪完全放空,他也随之陷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入定状态,唐铭自己也逐渐失去了意识,凴鬼枪的碎片也幽幽地散发着奇妙的光芒……

当唐铭再次有了意识,发现自己又陷在一片虚无空间之中,视线之中能看到的便是一个庞大身影的残骸正在缓缓分解着。

“我的戾气压制不住了。”

一股苍凉腐朽的声音传来,携带着无尽的莫名悲伤气息。

“这天道本不该被他左右,只是新的意志还没完全和本源融合,时间不多了,我的选择会带来怎样的改变?”

唐铭微微一愣:“这是盘古的声音吗?”

“同样是我留下的力量,现在却不能融合在一起,我需要时间。”

“只能先把我的意志和本源分开了,我不甘心。”

说着,盘古头颅之上浮现出一团强大气息的光团,然后四散分别成为了凤凰、五爪金龙、金蟾和麒麟的模样。

“你们先管控着这天地,等新的秩序出现后,再和他融为一体。”

说完后,盘古原本举起的手重重地砸落在了地上,身躯里钻出八股唐铭熟悉的能量,分别以轮、螺、伞、盖、花、罐、鱼、长的样子浮动着,被吸纳进了盘古斧剩余的斧柄。

随即唐铭感觉到了一阵天旋地转,意识被拉回了现实……

不知多久之后,唐铭才从顿悟中醒来,看着屋顶的天花板喃喃道: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唐铭喃喃着。

“盘古说他的意志和本源只能先暂时分开,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才能让盘古这么无奈?”

“两者同出而异名,难道说的就是盘古的意志和本源分开?老子究竟究竟悟到了什么,才最终骑着青牛去了函谷关?”

“盘古的意志化成了四大神兽?难道四大神兽只是暂时替代盘古本源管控着天地,就是因为本源和意志分开了?”

“盘古本源化成了八枚印记在盘古斧的斧柄中,而盘古意志成了四大神兽,难道终有一天,盘古意志和本源是要合在一起的?”

“盘古说时间不多了,又说戾气太重了,他在着急什么?是我上次看到的那些魑魅魍魉吗?”

“哄!”

一道天雷毫无征兆地劈向了唐铭,正在发呆沉思的唐铭一个躲闪不及,被硬生生轰下了床。,屋顶也被强横的雷劫硬生生破开了一个大窟窿。

“贼老天!”

唐铭躺在床下的深坑里破口骂道:“难道因为老子知道了你的秘密,就要这么对待我?”

天上的雷云丝毫不为之所动,依旧在孕育着下一波。

第一道天雷之后,唐铭惊奇地发现自己吐纳天地灵气的效率居然提升了不少,当下沉下心神打量着自己的魂鼎,发现自己上“伞”状的印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变得完全透明。

“难不成我因为加深了对于天道的理解,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达到了长生境三重的境界,所以被天劫感应到,所以降下雷劫让我渡劫?”

随着唐铭的低语,仿佛为了印证唐铭的想法,又一道雷劫径直劈向了唐铭。

“刚刚应该是被我压下的长生境二重天劫,现在这个是长生境三重的雷劫了吗?”缘分

嘴上说着,唐铭连忙从坑底起身,运转起了不灭修罗的功法,毕竟这一招对于天地雷劫的效果屡试不爽,不仅平安渡过雷劫,还能帮唐铭提升境界。

“轰!”

又一雷劫终于携带着无上的天威朝着唐铭狠狠劈来。

但看似可怕的雷劫在唐铭面前变得毫无威力,被不灭修罗全部吸收掉了灵力,只剩下天地道蕴滋养着唐铭的肉身。

“呼~”

三个呼吸后,唐铭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境界赫然已经是长生境三重。

连续渡过两重天劫,横跨两个大境界,唐铭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手更加敏捷,不再被上界的天地规则压制得那么严重了。

唐铭在已经被雷劫劈成废墟的地上奔跑跳跃起来,虽然还不能飞,但单单是跳跃能力都强了不少,一跃五十多米已经变得尤为轻松。

感受着自身能力的提升,唐铭不由得心里一阵暗喜,从飞升到现在不过才三个多月,自己还是比较满意现在的成果。

唐铭离开自己已经变成废墟的住所,径直准备四处走走,昨天修炼得着急,忘了询问曾良文的住所,只能自己找人问问了。

走在卦宗的后院,看着落叶飘洒在地面,唐铭打量着这已经存在了上万年的卦宗,无论是庭楼的建设,还是院子中的雕像,都透露着古朴的气息。

看着前方庭院里有人,唐铭打算前去探听一下消息,毕竟自己仓促地加入卦宗,对于宗门的人都不熟悉,可还没走近,就发现那群人已经把目光投了过来,在小声地议论着什么。

“那个人怎么没见过,服饰还这么破旧,是我卦宗的人吗?”

“确实没见过,不过你看他额头。”

“那是……莲花印记?”

“嘿嘿,居然被我们碰得到了,真是大机缘啊!”

“纪师兄,以你的能力肯定可以战胜吧?”

“身为修士应当坦荡荡,怎么可以背后这么议论他人,只是我确实有些心动,想要请教一下这个人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

“纪师兄说的是……”

……

唐铭眉头微微一皱,若不是自己刚刚提升到了化鼎境三重,这群人的议论自己可能还听不清,只不过他们说的机缘和莲花印记是什么?

就在唐铭疑惑时,亭子中的五人已经朝唐铭走了过来。

为首男子笔直清秀的身影映入眼帘,约摸着一米九高的身形上,套着淡蓝色的锦绣盘龙梨花长袍,脑后伴随微风飘扬着青绿色的发带,齐腰银发自然地散落在身后,那人双手抱拳身子微微前倾道:

“在下纪智玮,乃是卦宗外门弟子,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看着来人彬彬有礼,唐铭心中不免泛起几分好感,便也回礼道:

“在下唐铭,是昨日经曾峰主引荐刚刚加入卦宗,对于卦宗内部情况尚不了解,日后劳烦纪师兄多多指教。”

“昨日刚刚加入?”纪智玮眉头微微一皱,心想这人刚加入卦宗,就能带来这么大的波动,只要是挑战赢他就能进入内门,这是为什么?

看着对方的疑惑,唐铭不由得出声问道:“有什么问题吗,纪师兄?”

纪智玮爽朗一笑道:“那倒没什么,只是我想和唐铭师弟切磋两招,不知唐铭师弟是否愿意赏脸?”

还没等唐铭说什么,纪智玮身后的一众师弟师妹就已经议论开来:

“嘁,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呢,只不过是一个刚加入卦宗的不知名弟子罢了。”

“不要说是纪师兄了,就是我都能完虐他。”

“我想啊,这小子可能连迎战都不敢,毕竟那可是咱外门四阵痴之一的纪师兄。”

“我想也是,真是委屈了纪师兄,和这么一个不入流的师弟交手。”

“不过赢了他就能进内门,这样的话他越是弱对咱们就越有利啊!”

“嘿嘿,那倒也是,你这么一说,我也忍不住想要试一试了!”

……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唐铭眉眼流露出些许的不快,可还是没有回绝地答道:“承蒙纪师兄愿意赐教,唐铭愿意领教。”

唐铭就是这样,谁若是犯他,那定然睚眦必报,如若对方对自己尊重,那唐铭也会给予相应的尊重。

“只是不知道纪师兄想怎么比试?”唐铭接着问道。

纪智玮眉头一挑答道:“我进卦宗至今三年,一直都在钻研卦宗的阵法之道,所以想和唐铭师弟比试一下阵法可好?”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