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噬天狂尊第一千零四十三章白虎杀伐阵唐铭环视了一眼四周,看着那些不屑的眼神朗声道:“好,此战我应下纪师兄了,不过既然是斗阵,总得有个输赢,希望纪师兄不要手下留情便是。”

唐铭这句话一出,周围一众人的不屑眼神中顿时流露出一股浓浓的不解:

“他居然还敢应战?”

“呵,他说自己是昨天刚加入卦宗的,我本来还不信,现在我彻底信了!”

“是啊,有哪个卦宗弟子不知道四阵痴之一的纪师兄,只论在阵法上的造诣,甚至比一些外门的长老还要高深!”

“可不是吗,如果不是进入内门得自身的实力达到长生境五重以上,纪师兄早都已经进入内门大放异彩了!”

“等着吧,看这小子待会儿会输得多惨!”

……

纪智玮微微上前一步道:

“既然是比试阵法,那就比得文雅一些,不再只是用蛮力比拼,我们第一局先各布置一个幻阵,看看对方什么时候能走出来,先出者为胜。”

“第二局,唐铭师弟布置一个防御阵法,我布置杀伐阵法,如果唐铭师弟的防御阵法,在我的杀伐阵法下三招依旧没被攻破,那就是唐铭师弟获胜,反之则是我胜。”

“第三局,我来布置防御阵法,唐铭师弟主攻杀伐,如果三招破了我的防御阵法,则是唐铭师弟胜,反之是我胜。”

唐铭听着纪智玮缓缓说完,心中不禁暗道:“这纪智玮确实算得上是正人君子,三场比试的规则都很公平,不存在哪方吃亏之类的情况出现。”

于是唐铭微微点头道:“好,就依纪师兄的安排!”

话音刚落,四周围绕的众人自觉地散开一片空白的地面,让二人开始比拼,并且随之议论纷纷:

“真没想到,居然还能再见到纪师兄出手!”

“是啊,上一次见纪师兄布阵还是两年前呢!”

“关键是纪师兄平日里不喜欢争强好胜,又不参与各派的纷争,所以才很少见到他出手。”

“不过你们说,这唐铭会不会第一局就被困在阵法中出不来?”

“哈哈哈哈,哎你别说,还真有可能……”

一众人议论时,唐铭和纪智玮已经到了院子正中间,两人相对而立,开始沟通天地灵气勾画阵法。

唐铭暗暗回想自己消化的那黑曜石石碑中传给自己的信息,沟通天地道蕴和灵气勾画着一条条玄之又玄的沟壑。

一时间,整个院子的天地灵气暴增,周遭的灵气也被聚拢了过来,供二人使用。

“嗡!”

“嗡!”

几乎同一时间,两人就分别布置好了两道无比复杂的幻阵,其中看似平淡无奇,却有着天地万物的缩影符文流转。

“请!”

“请!”

两人对视一笑,不约而同说着,就迈步踏入了对方的幻阵之中。

唐铭刚刚进入,就发现其中的幻阵竟然模拟出了自己和君瑶分别时的场景,虽然明知幻阵会呈现自身内心最脆弱最敏感的记忆,可唐铭还是没有试图去破解,因为他想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再多看几眼君瑶。

唐铭喃喃道:“君瑶,我在下界经历了上百年,这才好不容易飞升到了上界,一百多年未见,我多想再看你一面,再见你一次,让我觉得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

“唐铭哥哥……”

再次听到那记忆中熟悉的声音,唐铭即便知道那是假的,也不由得浑身一震,一向冷静沉着的他双眼也不由得微微发红,蒙上了一层水雾。

“唐铭哥哥,不知道为什么,我内心突然觉得一阵燥热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君瑶满脸泪珠梨花带雨地哭着。

唐铭觉得内心狠狠地揪了一下,痛彻灵魂的情绪让他无处可躲,直直陷入了无尽的悲伤,这句话是君瑶传给自己玄天宝音时的说的,那天之后没多久君瑶就飞升了。

至今唐铭自己也不知道是飞升到了大岳、怀伤还是天悲,又或许,是早就已经飞升到了上界。

“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了,你的实力至少要等到了长生境再来找我……”君瑶小巧的眸子都因为眼泪而泛起了红肿。

看着那穿着可爱粉裙的人儿难过得不能自己,唐铭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无奈。

“本来还想在下界停留上三年的时间,等你准备好了再走,只是现在事与愿违,唐铭哥哥,我会一直等你,你……”还没说完,君瑶就不由自主地飘向了天空。

“不……”本来唐铭只是想再见君瑶一面,可是依旧忍不住自己内心最深处压抑的感情,直直陷进了幻境的虚像之中。

不得不说,纪智玮的阵法确实非同一般,整个幻境不但真实的还原了君瑶飞升时的话语,甚至君瑶的神态,四周的景物,以及当天的天气都再现了出来。360文学网

接着,君瑶就被彻底地吸入了乳白色的通道之中,随着君瑶的消失,那被烈阳照耀得宛如白昼的光芒,也逐渐消散了,漆黑的天空下起了倾盆暴雨,唐铭一人在雨下肝肠寸断,君瑶又一次离开了自己……

唐铭心里万般思绪,君瑶离开自己本就是心中不可磨灭的一个硕大的伤口。

如今这伤口不但被自己重新地看到,而且还被残忍得撕开伤口,狠狠地撒了一把盐。

许久之后,唐铭深吸一口气下定了决心,之所以会失去君瑶,还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大。

“我要变强!”唐铭在幻阵中怒吼道,凴鬼意志砰发出来,使得整个幻境空间都不由得一震。

阵法外,纪智玮和一众外门弟子略有些疑惑地看着唐铭所在的幻阵。

“不应该啊!”纪智玮不由得心中暗叹:“按照这唐铭师弟所布下的幻阵来看,他的阵法造诣应该也属实不凡才对,为什么久久没出来?”

纪智玮这么想着,可一众外门弟子可不这么觉得,他们只会认为唐铭确实没能力看破幻阵:

“哈哈,我就说吧,区区一个刚加入卦宗的无名之辈,居然还敢应下纪师兄的挑战!”

“又是一个自大的家伙罢了,我还以为能有什么不同。”

“师妹此言差矣,这家伙这么弱,那岂不是证明我们的机会来了?”

“可我主要学的是炼丹啊,他炼丹的能力究竟怎么样我也不知道啊!”

“阵法都这么差,炼丹能好到哪儿去?”

……

众人正在交头接耳着,突然发现唐铭所在的阵法居然开始变得淡化了起来,仿佛灵力不支一般。

“嗯?”纪智玮疑惑地低语着:“不应该啊,我的这个幻阵如果不主动解除,最起码支撑个大半个月应该问题不大啊,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薄弱?”

幻阵内,唐铭一边运转着不灭修罗吞噬着阵法内纯净的灵气,一边呐喊着:“我还要变得更强!”

随着唐铭用不灭修罗的吞噬,整个幻阵终于因为灵气不足而撑不住,宛若破碎的镜子一般溃散了开来。

阵法退散开,众人看到唐铭正盘坐在阵法中央,仿佛是在修炼一般,众人不禁面面相觑,这是什么破阵手法,简直闻所未闻。

此时唐铭感觉到了阵法的溃散,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环视了一眼四周,目光坚定地对上了纪智玮的眸子,看到纪智玮早都已经在自己之前出了幻阵,唐铭一点都不惊讶。

不过唐铭倒也不是心胸狭隘的人,不卑不亢地说道:

“第一局我输了,开始第二局吧。”

纪智玮微微点头,心中不由得有些许欣赏唐铭,输了也能这么坦然,虽然年纪轻轻,但心境实属不凡。

看着纪智玮点头,唐铭开始舞动双手,两手各掐不同的法印导出一缕缕灵气,不一会儿,在地面上覆盖了一层半透明的阵法。

“防御阵法布置好了,纪师兄请赐教!”唐铭拂手点头说着,看向了纪智玮。

纪智玮径直上前,双手合并在指尖连续掐了九个不同的手印,丝丝缕缕的灵气涌现出来,缠绕成了一个老虎模样的形状。

“这是白虎杀伐阵,没想到纪师兄的阵法已经到了这样的境界!”

“上一局那小子如果不是使诈,肯定都出不来!”

“就他结的那阵法,我一只手就可以破十几个。”

“可不是吗,阵法没有一点儿灵气外泄的波动,肯定不是什么好阵法。”

“你看那阵法颜色,简直和透明的没有什么区别。”

……

纪智玮倒是没有丝毫的大意,钻研阵法多年的他,总觉得这个阵法有点与众不同,说不定自己要在这里一个不小心就翻船了。

“去!”

随着纪智玮一声指令,那白虎杀伐阵中的阵兽,直直携带着庞大的威压,朝着唐铭那看起来几乎没有灵力波动的防御阵法扑杀了过去。

“哧!”

那本就看起来脆弱无比的半透明阵法,被白虎阵兽的爪子狠狠地抓破。

可还没有等众人有所反应,便感受到了唐铭守护阵法的内层,一股庞大的气息冲天而起,光是气息就把纪智玮的白虎阵兽冲散,化成灵气重新回到了白虎杀伐阵之中。

还没等其他人明白发生了什么,纪智玮就喃喃地说着:“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阵壳!”

众人听得到这句话后都不由得脸色变了变,最明显的是年龄偏大,见识颇广的几个人,都是不由得浑身一震。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