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随着主持人停下来,大屏幕上的数字也停了下来。

“恭喜2-5-12号观众,请上台来。”主持人说到。

观众席是分区域的,一共有八个区域,每个区域分别由1到8的数字代表。2-5-12的意思就是说,2号区域第五列第12排。

走上台的是一个年轻男子,此刻他的表带有一丝不自然的兴奋。

“恭喜这也幸运儿,请问此刻你有什么想说的吗?”主持人说到。

年轻男子语无伦次的说了一阵,仿佛有些紧张,大概意思就是感谢节目组云云。

“好,下面让我们继续抽取第二位幸运观众。”

“大家和我一起倒数三~二~一,停!”

“好的,恭喜这位3-1-8的观众。请上台来。”

这次走上来的是一个年轻女子,她满脸笑容的走上台来。

又是一阵感谢的话,没什么营养。

严博看着这一幕,脸上露出微笑。

任凭你江阳再厉害,又怎么斗得过我呢?

那所谓的两位“幸运”观众,其实都是他安排的人。随机?这种东西是可以被控的,哪儿来那么多真正的随机啊!

两位“幸运”观众,相当于额外增加了两票。台上总共有八位评委,其中两个是他的人。

也就是说,现在严博手里握着四票。除非江阳能够将其它六个人都给征服,不然江阳拿什么赢?

而这在严博看来,根本不可能!

严博不是没想过再增加两名“幸运”观众,这样一来他天然立于不败之地。可是他不敢!

两名“幸运”观众还好说,要是变成四名“幸运”观众,就容易被人看出破绽。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严博没必要节外生枝,不然得不偿失。

两名“幸运”观众已经足够了。

“接下来是品尝环节,首先是我们厨师协会总会长任鹏程会长的菜品。下面,有请我们任会长为大家介绍一下这道菜。”主持人大声说道。

他直接让任鹏程的菜先,让许多人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

厨艺比拼,有时候顺序很重要。大师级的菜肴会有一种独特的吸引力,一但品尝,那股味道便回缭绕在舌尖,久久不能散去。这样对后面的菜而言,其实是不公平的。但这又是人味觉的问题,没有其他办法。

这就导致了品尝先后顺序讲究的问题。

一般来说,在比赛中由率先完成的厨师率先品尝,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奖励。而对于厨艺大师来说,论谁先完成没有太大的意义,毕竟有时候烹饪的菜肴所需要的时间本就不同。比如烹饪佛跳墙的和炒个青菜的,那时间能一样吗?所以厨艺大师之前对于品尝顺序有两种方法,一个是谦让,另一个就是猜拳。

而现在,没人问过江阳的意见,就歉意把任鹏程安排在前面。

这对于江阳而言是不公平的。

对此,江阳也没有说什么。

任鹏程微微侧头看了眼严博,只见严博面带笑意和他点头致意。

任鹏程下意识有些不习惯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要看作弊才能胜过江阳一般。

可是如今在众目睽睽之下,任鹏程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被迫接受这个事实。

“这道菜是川省名菜——开水白菜,不过和传统的开水白菜不同,这道开水白菜我增加了一些别的食材,赋予了这道菜不一样的滋味。”任鹏程说到。

他的介绍很简短。

“好的,那么请各位评委和两位幸运观众品尝。”主持人说到。

话音一落,他们便再也忍不住开始品尝起来。

实际上在主持人说话的时候,他们就在频繁咽着口水,这香味实在太人了。

汤入口醇厚无比,仅仅用鲜美已经无法形容。汤的味道层次很丰富,却又不显得杂乱。白菜经过蒸熟,充分吸收汤汁的味道,使得平平无奇的白菜瞬间摇一变。

与此同时,一股别样的绪从心里升起,这是喜悦,仿佛吃到最美妙食物的喜悦。

一时间,他们脑海里充斥着两个字——好吃!心里唯有满足和喜悦。

众人闭上眼,神陶醉,瘫软的坐在椅子上,仿佛世间的一切都不再关心。

“各位评委老师!”主持人连叫几声,可是都没人回应他。

一时间,主持人有些尴尬。

观众席上,林庸皱着眉头道:“这是怎么回事?”

杨开忠一脸果然如此的表,叹气道:“老林,这个任鹏程很厉害,几乎已经摸到另外一个境界的边了。”

林庸皱了皱眉头,看向杨开忠道:“老杨,你知道怎么回事?那些人的表好像有些不对劲。”

杨开忠说到:“这就是为何我不愿意将那条路说出来,你也看到了,任鹏程现在还不是那个境界的厨师,可是他菜肴里蕴含的绪已经足够使得这些人沉迷。而真正那个境界的厨师,做出来菜的效果,更甚十倍。若是大家肆意突破到那个境界,后果将不堪设想。”

林庸明白杨开忠指的是什么,如果效果更强,那么会不会有人凭借着菜肴做出控制别人的举动呢?林庸不敢确定,不会大概率是有人的。

这样的菜肴就是精神DP。

“老杨,其实我觉得并非谁都可以突破,那毕竟是厨艺大师之上的境界。你看整个世界才多少厨艺大师,又有多少厨师?而且,我们也不能因为担心就断绝了前路啊!你要相信他们会控制住自己的。”林庸说到。

杨开忠摇头道:“我不敢去赌人,因为人是最经不起推敲的。”

林庸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杨开忠和他的理念不和,他不去赌人,而是选择断绝前路。林庸其实更愿意相信人,他觉得心思暗不坚定的人,是无法突破到大师之上的。

当然,这是扯不清的话题,到了他们这个年纪,哪儿有那么容易改变自己的认知和理念?所谓老顽固,也并非没有道理的。

两人不再言语,皆看向前面。

主持人再叫了几声,终于这些人有了反应。

不过还没等主持人说下一句话,他们便端着碗大口大口的喝起来。看样子似乎三天没吃饭一样。

主持人要说的话被卡在喉咙里,他强行吞下去,干哑的笑着说了句:“看来任会长做的菜太好吃了,呵呵…呵。”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